【中篇言情小说】 吉林成立辽河污染整治推进组 副省长侯淅珉任组长

2016-10-14 08:0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讯 中篇言情小说

当然是无产阶级最好。闹了半天到现在,谁也不愿意再当无产阶级,都想着有房有车有买卖。糊了吧涂,六二年,弄一肚子棒子面粥,到六六年,弄一脑子棒子面粥。老宅发小们,有点亏。院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少了二十来个,上山下乡的,分配外地的,真是个“五湖四海”了。折腾了几年,上山下乡的回来了,再后来,院子里多了许多婴儿,回娘家的,看老妈的,牵着抱着,热热闹闹。日子好过了,棒子面粥也不怎么喝了,过了二三十年,老院子都没了,发小们又开始聚会了。头开始,人多。另外,偶尔还可以到县城电影院旁边,县文化馆的阅览室看杂志。记得有巜人民画报》、巜解放军画报》等,还有一本类似巜我们爰科学》的杂志,刊名记不到了,内容好像有气垫船、热气球什么的,也记不清了。然而,记得清楚的却是:有一次看完杂志出来,顺便侦看到了,可钻一条防洪排水暗沟,掋达电影院看电影。结果真到放电影付诸行动时,我们几个小子一钻过去,就被鱼贯般抓住,并罚站成一排。唉,当时侦察到了地形的隐蔽性,却没分析到"敌人"的狡猾性。那一次,可称得上我"年少读书时"的最大一笔败笔。好了,也许又该到了没有耐心的尘世了,因而关于读书便又该打住。我的"年少读书时",就在如上乱七八糟中地度过,又也许会在因"乱七八槽",而"境况、天赋、修为"地什么什么"不能"或"不能其全"中结束。(摘自吉普另篇《窑洞,打架,读书与狗》,为单列成篇,略有改动)音乐选配:《且留风住》一茶,一书,何知己?直到初三毕业,您来黄石我独自享受自由的那个月下旬里,我骤然明白鸡蛋才1毛一枚,扣着鸡屁股等着鸡蛋凑齐钱的酸楚头一回感受,那么深刻,那么深切,入髓一般。数着日子,扛着一个人烧火做饭,浆衣洗裳的艰难,那时明白儿子离不开我的老妈,也许那时起您在无意识告诉儿子:有一天您会离我而去,生活需要我独自经营!毕业的长假终归漫长,若那陈老师讲的射线,屋后面拖拉机的声音陡然有些怪异,我莫名地狂奔,终于熟悉的味道扑面而至,您爱的那种花露水香味,当然还有我爱的琪马苏味、麻糖味、花生酥味,翻完您的提包,竟然还有一套崭新的运动服,那侧边的条纹与脚上回力翻头鞋的条纹如此的相搭。那时为儿感觉到被爱着孩子滋味最美,尤其是默默地被爱,润如酥的那般通感。后来发现您还是那件草花上衣,我还嗔怪为什么不给自己添一件,唉!后三年,老妈您受难的三年啊!不堪回首,青龙市场您的水果担子,钟楼街边您削的荸荠皮屑,三医院门口您刨的香瓜皮,还有家里您要求老爸戒烟的吼声…….那时我明白:日子要继续必须靠勤劳与节俭来支撑。那三年,帐篷一样的房子里,您布道一般,永远就是那句读书靠自己。那三年,顿悟一般,我终于知道了自省:短板决定长板。捡起荒废已久的政治历史,吃饭背熬夜背,似乎总有您使用过的竹条子在不断抽自己,几多冬夜,我迷糊中看到您给我披起爸爸那件蓝色大衣,几多更辰,我依稀中感觉到您在牵动我那移位的被头!高三那年,您胆结石复发,医生告知需要手术,记得您的脸黄得象那种纸,嘴唇干裂,就像我家那些年的田,儿很怕,怕失去你。几天点滴,您说不疼了,毅然出院,挑起了水果担子走街串巷,只不过叫卖声音不再嘹亮。有一次,光武帝把一群进贡的羊赐给在朝官吏,要求每人一只。负责分羊的官吏看着大小不一的羊,不知道怎么分。许多大臣为了分到一只好羊争论不休,甚至要把羊全部杀掉,肥瘦搭配着分。博士甄宇觉得杀羊分肉是很丢脸的事,就自己先牵走一只最瘦小的羊。看到甄宇的做法,其他人也不好意思牵最肥的羊,于是,大家都捡最小的羊牵,每人都没怨言。这事传到了光武帝耳中,甄宇因此得了“瘦羊博士”美誉。到高潮处,掌声噼噼叭叭响起来。报告开始前,学校还安排唱“……撂倒一个俘虏一个,缴获了几支美国枪。”或者是:“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结束时学生还要高呼口号:“向抗美援朝英雄刘玉操同志学习。”然后还有学生代表发言,表示要学英雄见行动,从小树立革命理想,把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好。刘玉操心里暖哄哄的,过瘾死了。多少年后,作报告在操老的人生中成了历史,在无数次回味中,除乡长接见吃饭等风光场面外,印象最深的就只有领呼口号和表决心的那个腮上长黑痣的高挑个学生了。操老倌见黑痣扫了介绍信一眼,又见他盯着自己的帽子看了半天,他想对方应该认出他来了。他多么希望他能够想起过去作报告的事儿来,惊讶的吐出一声“哦,是操老!”但是没有。“你是……?”黑痣显然对操老没有印象了。那应该是多年前的一个正月十五晚上,我上小学五年级,弟弟上二年级,哥哥初中刚刚毕业,姐姐上高三。也是这样一个月华如练的晚上,姐弟几个穿过老城高墙林立的小巷,一同去大街上看花灯。斗檐弯曲的屋角黑漆漆的插入院墙的外面,高大的梧桐树上扑楞楞飞出几只大鸟,我害怕地拉着哥哥姐姐的手,只盼着快点走出黑暗走进大街上那一片光明。与小巷的寂寞相比,大街上简直是别有洞天,看“红火"的真叫个人山人海哪。个子矮小的我只看到了无数人头攒动,和人头缝隙间一闪而过的装饰漂亮的花车闪着耀眼的华灯耀武扬威地驶过。哥哥在我和弟弟后面使劲推,才把我们俩送到了前面一点,可是没多久又被涌动的人群挤到了后面。

结果马失前蹄现了眼,腿给杵破了。小芳急哭了,一边扶起我,一边掏出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印着大头洋娃娃笑脸的手绢绑在了我受伤的地方,嗔怪道:"让你逞能,该!"我嘿嘿讪笑着:"没事,不就流点血吗,又不疼。"心里却埋怨自己:怎么就杵破了呢,弄脏了小芳那么好看的手绢,人家平时连汗都不舍得擦呢。回家后我把小芳的手绢洗干净想着还给她。可谁知第二天见面后,没容我张口小芳就关心地问:"你伤口还疼吗?我帮你吹吹吧!"说罢就夸张地鼓起腮帮子,使劲朝我已经结痂的伤口上吹着,接着又从倒插(衣服兜)里摸出两个鸡蛋递给我一个:"我奶给我煮的,咱俩一人一个,快吃吧,吃完你带着我去儿童商店买条新手绢吧,那条送你了!""你那是花手绢,我才不稀罕要呢。发表医学论文26篇,(论中医心理学与临床应用)(术有渊源、硕果累累)(张广寅学术经验浅述)等等分别发表在(陕西中医)(山东中医杂志)(中国医药荟萃)(孔孟之乡国医荟萃)等杂志和书籍上。在(齐鲁晚报)(济宁日报)(山东经济报)(书香济宁)(人文济宁)(清平世界)等发表文章58篇,著(张广寅传)。破败的 飘忽的 动荡的——隔锅饭香(原创)——年味(原创)——小芳颤抖着声音低声说道:"我害怕,咱们出去吧!""怕什么啊,有我在呢!""我怕……""你要实在害怕就自己出去吧。""我不敢,你陪我出去。"我哭笑不得,不再理她。小芳终于崩溃,猛地松开抓着我的手,哇的大哭一声,撒腿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跑了回去。相对现在而言,八十年代初是个物质平乏的年代,但也不乏吸引我们的各种零食:诸如4分钱一根包在厚棉被里的"牛奶冰棍",白胡子老头儿用脚板儿踩出来的"杏干儿糖,"一分一两颗,二分一火车"的"面果果",嘭的一声,一小碗大米就变成一脸盆的"爆米花",装在三角形纸袋里热乎的"大溜丸",形似土坷垃的"酸枣面",用剪刀剪着卖不酸不要钱的"酸溜溜",红白相间(江米和枣)或红黄相间(黄米和枣)切着卖的"热枣糕",颜色青绿、味道酸涩,一分钱能买一把的"酸毛杏",甚至助消化的"山楂丸",打蛔虫的"宝塔糖"都是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美味。《第一次深刻的痛苦》原创小说——《第一次深刻的痛苦》小时候我很喜欢听故事,现在到了要返还的时候了,我今天要讲的故事和爱情无关,青春韶华总是纯净的,只是有点苦涩……(一)那年我18岁,是个待业青年,更准确的说是个呆在家里养病的失意青年。我在中学毕业前的两年生了一场病,生了一场奇怪的病,也是一场改变人生命运的怪病。那天妈妈说她体检查出来患了肝炎,有可能会传染,全家人都得去验血查查看。检查结果令人意想不到,我的肝功能指标不好,当时还怀疑搞错了,记得我那时生龙活虎,精神和胃口都好的很,身上毫无不适的感觉,弟弟看上去倒有点精神欠佳的,他的指标却正常没问题,肯定是两人搞错了吧?但医学检验的证明是不容置疑的,第二次、第三次以后无数次我的指标一直有问题,后来知道这种毫无感觉指标又总是不正常的病叫“乙肝”,害得我两年没好好上学,老是跑医院抽血吃药没完没了。18岁都成年了,同学们都毕业分配了工作,有的在工厂上班,有的光荣参了军,有的分到市郊农场工作,也有的插队落户去了他乡外地,但总比待业在家吃闲饭要强。从小父亲对我们的教育是,要做个有志气有益于社会的人,要不怕吃苦,不畏艰难,生当做人杰,做人不能让人瞧不起。那时我心里蛮苦闷的,我很想去体验尝试一下艰苦的生活,我很想用行动证明自己是吃得起苦的人,大丈夫志在四方,能拼才会赢,我记得当时我也写了一篇自己的《出师表》,相当激情励志的,但还是空有一腔热血,病号冠身壮志难酬啊。我有两个同班同学,也是和我在同一合用的厨卫环境里生活的邻居好伙伴都参了军,他们都在南海舰艇上服役,我却只能在自家灶台上帮家里烧菜烧饭。后来谁也没料到那天会突发一起荒唐透顶的事。两外,家长和学校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给孩子创造条件,引导孩子适当上网,健康上网。推荐阅读:涟漪原创教育教学文集作者简介:涟漪,壮族,广西百色人,小学语文教师、学校管理者,《美文与诵读》微信公众平台(dyzj90160)特邀作者,喜爱文学、音乐,十七岁在国家级刊物《师范教育》首次发表学生习作散文《落叶》,多年来在网络及刊物上发表诗词歌赋、诗歌散文、童话故事、教育叙事等文学作品600多篇,著有个人作品文集《我愿为莲》。个人微信号:lianyi2586800951;美篇号:5115178,7272874听雨闻雷 酥雨绵绵润物轻,披衣静坐觅清音。忽来一声震天地,来日方知遍地新。——风,是春的秀发飘逸每一缕都透着远方的诱惑雷声轰然响起是天地晨昏的闹钟土地苏醒河流苏醒种子苏醒村庄苏醒农人们开始在节气上悠然作息草儿匆忙换妆淡绿,嫩绿,浓绿,深绿吵杂热闹整齐在即将开始的表演中欢愉安份地做着背景花儿酝酿着情绪准备在开场时放纵美丽叶子举起双手向天空祈祷开启了一个个励志的故事身影在如酥的雨中或忧愁或欣喜。等你!在2018的春雨中——论格局——做一个有格局的人,不一定要成就辉煌跟别人攀比,而是要让自己活得更有质感,更有境界。这天,谷关林一大早就带上局里的吉普车回到老家,接上母亲就往他哥嫂那儿赶。谷怀林、姜素肖夫妇所在的厂子,是个军工企业,位于梅花市西北的仙桃县山区,始建于“备战备荒”年代。厂子所在地,按行政区划同属梅花地区。从谷关林的老家往厂子里走,需要穿越梅花市区,如果把三地在地图上连起来,活像一个锐角为30°的直角三角形。

至于这样惩罚我吗?如果不能让我死,却给我留下一个残疾的身体,我不甘心呀!”“如果真的可以像电影里那样,可以倒退回去就好了,现在还能倒回去吗?倒回到百米冲刺之前,倒回到着魔般地寻找死亡机会之前,倒回到走出办公室之前,倒回到痛下决心结束生命之前,倒回到......,倒回到......,倒回到......”......这是乐活城这座商业综合体门前很宽阔的路口,突发的交通事故还是让这个宽阔的地方,出现了严重的拥堵。行人越围越多,里三层外三层,还在不断地拥到这里。后拥进来的急切地想知道情况怎样,先拥进来的耐心分享着所见所闻,七嘴八舌,好不热闹。几个表现出特殊正义感的秩序自愿者,把虽然喝了不少酒但已经被眼前的惨状吓醒了的肇事司机,请出了前风挡玻璃已经撞成蜘蛛网般的驾驶室,控制了起来。对着保卫科的窗,我狠狠地敲了两下,声音哽咽的道:“张伟,张伟,开门,快开门。”这个没长心的,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当张伟打开门,我一步跨进大门的瞬间,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才是传说中的踏实。看了下手表,凌晨两点整。好家伙!我在外面被鬼玩了近五个小时,TMD累死我了。张伟见我回来了,睡眼惺忪地问道:“姚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挡你道的鬼撤了?�"这就是格局,一个有格局的人做人大气,不计较,这是人格魅力。勤奋决定一个人的下限,格局决定一个人的上限。一个人的未来跟胸怀,远见,思维认知有很大的关系,而格局决定了一个人的远见,思维,胸怀,认知。借用曲筱绡的一句经典台词:什么叫做局限,局限就是砍柴的永远觉得皇帝用的是金扁担。一个总是盯着明天看,为明天做准备的人和一个为未来10年,20年做准备的人能一样吗?一个站在山底看脚边蝼蚁的人,和一个站在山顶一览众山小的人能一样吗?不是因为你有雄才大略,谋大事才需要格局,而是因为你有了格局,才具备有作为的可能性。”风起叶落,红绡香断尤是怜,一个熟悉的人就这样走了,悄无声息,如同她曾静静地来。婶婶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三十七年前,为了一份爱,跟叔叔带着堂哥堂姐兄妹三人从千里之外的长春来到广西,这一呆就是几十年,此后她再也没有回归故里。第一次见到婶婶时就看出她是个很善良的人,嘴角边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如同春天的花骨,似乎随时等待绽放,那暖暖的感觉直沁人心。听叔叔说,婶婶自生下最小的堂哥后,因产后抑郁导致轻度精神病,发病时会产生幻觉或自言自语,但不会打人骂人。当时年幼的我并不知道精神病是一种什么样的病,只是婶婶的和蔼可亲让我们很自然地想与她亲近。第一次见识婶婶的与众不同是在见面不久后的某次饭桌上,当全家人摆好桌椅碗筷准备就餐时,婶婶忽然站了起来,面带微笑地大声背诵毛主席语录,还要求大家跟她一块念。那会儿,全家人愣愣地看着她,全然不知该怎么办。最后,还是在叔叔的反复劝说下她才安静下来。异乎寻常的是,婶婶特爱送东西给别人,谁要是喜欢上她的东西,她都会毫不犹豫地赠与谁。每次只要有乞丐路过家门,婶婶都会为他们送上热乎乎的饭菜,直至他们开心离去。春来山峦叠翠,夏至蝉唱蛙鸣,也另有一番“野田春水碧于镜,人影渡傍鸥不惊”的田园诗意。柔美的江南烟雨中“梅子黄时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的唯美意象也恰在其中。而在仲夏之夜静听蛙鸣,却是这乡村中静夜里最大的趣事。蛙是种有趣的小动物。初时为卵,在池塘,洼地,水沟等水地温养孵化。十数日后则孵化为蝌蚪,蝌蚪头大尾细,状似小鱼,小巧可爱。当蝌蚪渐长,又慢慢蜕变,后腿和前腿先后长出,最后尾巴才渐渐消失,逐渐长成成蛙模样。从卵变蛙,从水生到水陆两栖,历经多种成长形态的蛙,是天生的歌唱家,夏夜的“K歌之王”。它们身虽娇小,却有“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做声”的傲然气势。我住所门前是原是一片稻田。若在往年,这片稻田里秋后种植的油菜,土豆等作物一收,杂物杂草打理干净,引得春水入渠,堵了田口蓄上水,牛耕三遍,插了秧,农忙一过,秧苗转兜后就饮露疯长,翠成一片。如今,水渠早已断流废弃,大部分稻田无水,无人种稻,乡村牛耕农忙的景象早已不复存在。

结果马失前蹄现了眼,腿给杵破了。小芳急哭了,一边扶起我,一边掏出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印着大头洋娃娃笑脸的手绢绑在了我受伤的地方,嗔怪道:"让你逞能,该!"我嘿嘿讪笑着:"没事,不就流点血吗,又不疼。"心里却埋怨自己:怎么就杵破了呢,弄脏了小芳那么好看的手绢,人家平时连汗都不舍得擦呢。回家后我把小芳的手绢洗干净想着还给她。可谁知第二天见面后,没容我张口小芳就关心地问:"你伤口还疼吗?我帮你吹吹吧!"说罢就夸张地鼓起腮帮子,使劲朝我已经结痂的伤口上吹着,接着又从倒插(衣服兜)里摸出两个鸡蛋递给我一个:"我奶给我煮的,咱俩一人一个,快吃吧,吃完你带着我去儿童商店买条新手绢吧,那条送你了!""你那是花手绢,我才不稀罕要呢。白土地供销社的职工们一边包饺子一边议论方建新调入文教局的事,感叹人家有个好爹,由此还慨言:“那年高考,要是关林也去参加,到现在肯定也赖不了!”施勇勤从梅花地区干部管理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本县宣传部通讯组。方建新和谷关林在去帮施勇勤搬家具离开后,施鹏飞从不认识谷关林说起,向儿子施勇勤传授了一番他的处世哲学和为人之道。苏双菊出院回到老家几个月后,她的病又犯了。家人想让她换个环境,到她大儿子怀林那儿住一段时间。谷关林把母亲送到那儿后,担心母亲不适应,当天没有随车返回。睡前,同居一室的苏双菊提出让儿子睡在蚊帐床上,自己睡在临时凑合的木箱上。关林自然不会这样做。然而,当关林一觉醒来却发现,母亲虽然躺在床上,却并没有入睡,而且把蚊帐挑开挂在两旁。关林问娘何故,苏双菊回答:“光让蚊子咬你嗷?比如去燕窝岭,拍摄清晨第一缕阳光投射在将军礁上;比如去秀月峰之巅,登高远望黄海上红日跃出海面;又比如去东港,看看晨曦中萧疏的港口和大船……不过最终还是来滨海路,后院的小路,前几天拍摄月全食的地方。并非一定要选在大年初一,但是新年第一天看日出,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6点钟,天还没亮。除夕夜的狂欢之后,大多数人家都在睡大头觉,路上几乎无人行走。公交车已经出动了,司机疲惫的打着哈斥。又是一年啦!120年前的戊戌变法还记忆犹新;60年前则是大跃进的开端,历史上也有深刻的一笔。天地循环,时光之轮转动不息,2018年会带来什么?黑色的天空渐渐转变为暗蓝色,黯淡的天空中有大片的浮云似乎凝滞在天幕上。疏星在东大山的上方闪烁,很快就会消失在晨曦之中。滨海路上的路灯还没有熄灭,金黄色的钠灯和银色的汞灯交相辉映。路上已经有人在溜达,那些睡不着觉闲不住的老年妇女们。

责任编辑:李红英

猜你喜欢